耶鲁大学校长开学演讲:好奇心,通向未来之门的钥匙。

资讯中心  |  美中网  2019-09-05 13:59:49  |  点击:
分享到: 收藏

 

  美国时间2019年8月24日,耶鲁校长苏必德为2023届耶鲁新生发表了开学演讲。

  在演讲中,苏必德强调了耶鲁注重对“好奇文化”的培养,并结合自身经历以敦促新生:只有对未知心存敬畏、保持好奇、不断提问,才能进行自我的提升,而这,也是耶鲁之所以为耶鲁的原因。

 

  

  耶鲁校长演讲正文

  早上好!向所有Eli Whitney项目的学生,所有的交换生,国际访问学生以及我们新一届的耶鲁新生致敬,欢迎你们来到耶鲁!

  在这里,我谨代表学校里的同事,对今天来参加活动的家庭致以诚挚的问候。请诸位尽情享受与家人共度大学第一段生涯的美好时光。

  通常来说,在开学演讲中,校长都会告诉学生:你们是从世界上万千的精英高中生里选拔出来的,都是能独挡一面的个体。

  当然,这是事实,不过这并非我今天想要表达的观点。

  相比之下,我更鼓励你们:不要因为自己的独特而怡然自得;学生们应当多接触我们的校园;相比答案,能更多地提出自己的问题;能承认自己处于迷茫或困惑的状态;愿意表达:“虽然我不太了解... ... 但我会去寻找答案。”

  并且,最重要的是,我们的学生要勇于承认:“或许我错了,或许其他人的观点是正确的。”

  这是新生们从老师与同学处最能学到的东西。并且,这也是我们聚集于此的原因。我们来耶鲁是为了提出问题,提出关于彼此;关于我们所处世界的问题。

  在耶鲁,我们着重对好奇文化的培养。

  在刚刚度过的夏天里,我阅读了一个有关于伊西多·艾萨克·拉比(Isidor Isaac Rabi)的故事。

  作为一个婴儿,拉比于1898年诞生在美国。在这之后,他开始注重对粒子束的研究,他的相关研究让MRI(核磁共振)以及诸多学科获得了提升。1944年,拉比还因为自身的成就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学奖。

  拉比的父母在布鲁克林经营着一家小杂货店。他的母亲没有受过正规教育。不过,拉比记得母亲曾问过他一个重要的问题,正是这个问题,成就了自己璀璨的人生。

  拉比是美国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,他也是核磁共振仪的发明者。

  普通的家长,每天下午都会向孩子提问:“你今天在学校里学到了什么?”

  拉比表示,自己的母亲与其他家长不同。“她只会问我一件事:你今天有提出一个优质的问题么?”拉比认为,正是母亲的这一举动,让他养成了不断提出优秀问题的习惯,为迈向杰出科学家的道路埋下了伏笔。

  所以,我建议在场的所有家长,当你们给孩子打电话的时候,在关注他们的同学、室友与就餐情况之外,请记得问问孩子,看他们近期提出过怎样的问题。

  从牛顿的万有引力到量力科学的重大突破,这些或来自耶鲁或来自其他顶尖高校的伟大发现,其实都是基于提问所产生的。

  当音乐家开始采用一段新的旋律;当社会学家开始观察一段社交行为时,他们都会问“为什么?”,“如果这样/那样的话,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”正是他们的好奇心,点燃了人们心中的火苗,并且引领世界往全新的方向前进。

  对自我的发掘与提升,同样来自于提问。举例来说,当我们质疑一件事并表示“为什么我要相信它?”,“为什么我要这么做?”的时候,我们其实已经学会了反思,并获得了成长。

  我想起了诗人比利·柯林斯(Billy Collins)的话语:“诗歌存在的问题,就是在鼓励更多诗歌的出现。”我觉得这一言论同样适用于提问。

  诗歌和提问,都是通过一个点,去点亮另一个点;通过一扇门,去打开更多的门。有些时候,我们问题会把我们引向一条死胡同。这个问题或许并不能带来正确的解答,一扇知识的大门也因此无法打开。

  但请你们牢记,沿途中的那些收获,能帮助我们在将来提出更优秀的问题。

  电影“粉红豹”(The Pink Panther)中有这么一个著名的场景:“乌龙探长”克鲁索(Clouseau)在一家德国酒店检查,他在酒店大堂看到了一只腊肠犬,所以向酒店老板询问:“你的狗咬人么?”

  “我的狗不会咬人,先生。”得到答复的克鲁索便放开戒备逗狗,没想到自己的手却被深深地咬了一口。他开始与老板对峙:“我记得你告诉过我,你的小狗不咬人。”“那只腊肠犬并不是我的狗,先生。”

  很多年前,我曾参与组织了一场本科研讨会。这个课程讨论的其中一个问题是——你曾为哪一件重要的事情改变过自己的想法?令我感到惊奇的是,有少部分学生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件事而改变自身最初的想法!

  最终,我们决定,这门课只接收那些改变过想法的学生。所以,我们的学生应当乐于转变自身的观念;勇于提问并且拥抱耶鲁的“好奇文化”;对不同的观点与经验持开放的态度,并将其视为一种学习的契机,即使有时会因此受到一些伤害(像克鲁索一样被腊肠犬咬)。

  我是一名社会心理学家。作为从耶鲁毕业的一员,我的好奇心是在情绪相关的研究中迸发的。

  当然,我的好奇心也受到了本科顾问的启发,他曾问过我“必德,你觉得人类为什么会有情感?情感对我们产生了怎样的作用?” 从那时起,我与团队的课题之一,就是情商研究。

  在早期的工作中,我们将情商视为一种技能——通过系统性的学习,人们可以掌握情商这项能力,并借此解析人们情感中所包含的那些“数据”。

  多年的相关研究后,我和同事们意识到:我们并没有找到那个正确的提问。我们需要确保情商能在日常生活中展现出来——能组建朋友圈、能在学校成功学习、能融入团队工作等,诸如此类的能力。

  问题来了:我们如何进行情商能力的评级?

  就此,团队进行了内部提问,“通常而言,心理学家如何进行个人特征的测量?”答案是他们经常让人们给自己打分,即一份称之为“自我评估”的报告。

  然而,这一答案使得我们更为沮丧,人们怎么样才能知道自己是一个善于识别、理解、管理并且运用情绪的人呢?我们有没有想过,或许自己以为的高情感张力,对他人而言却是情商缺乏的表现呢?

  我们(将情商视为可量化的技能这一)错误的提问,使得真理之门无法打开。为此,团队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:如果我们想要了解一个人是否具备优秀的棒球运动员的能力(比如:击球、投掷、接球、高效地跑垒等),那么,此时的“自我评估”有多少的可信度呢?

  显然,可信度不高,因为所有的球员都认为自己是下一位A-Rod。我小时候和哥哥在家中后院玩耍时,还自认为是下一位卡尔·雅泽姆斯基(Carl·Yastrzemski,美国职棒大联盟成员,是棒球名人堂成员之一 )。还好,我从未因为自己的这种骄傲而被排挤。

  为什么情商(技能)的评级与棒球不同呢?如果我们想要知道某人是否具备高情商,我们就需要将这些技能视为能力。

  那怎样的标准可以用来衡量情商能力呢?

  自我反思上述这些问题,有助于我们更加接近正确的答案。(目前,耶鲁基于能力形成的情商测试,已经被应用于数百项科学研究之中。)

  承认我们并未寻得所有的答案,并采取一个好学的、好奇的态度,这有助于我们去创造或发现全新的事物。

  所以,身为学生的你们将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呢?你们将来的好奇心又会因何而启发呢?

  不久前,我收到了封来自一位耶鲁家长的电子邮件。这位家长在邮件中十分骄傲的跟我分享:自己的儿子在耶鲁的第一年,就已经听完了77位不同演讲者的讲座

  77位!他从这些政治领域的思想家和领导者那里学到了很多,并且还参加了由各种社团举行的活动。这是怎样的一种度过第一学年的方法呀!在场的诸位,你们能坚持这样的举动一年,并且不改初心么?

  事实证明,这位学生还十分擅于提问。他在过去的一年中采访了数十人,这其中,有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、活动家、记者以及企业家。

  在耶鲁,这位同学就像许多学生与教职工一样,培养自身的一种好奇文化。

  往届的耶鲁人已经提出了许多的问题。比如,那些提出男女同校的先驱们。

  五十年前,在1969年,588名妇女来到耶鲁大学学习。她们进入了一个长期以来一直被男性占领领地,并且她们提出了从未被提及的问题(即男女同校)。

  今年,在女性入读耶鲁艺术学院150周年之际,我们也将纪念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。我还想起1971届的玛格丽特·华纳(Margaret·Warner),她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记者,知道如何提出那些精彩的问题。她从事战区报道数十年,亲眼目睹了历史并试图借此了解我们世界的真实模样。我也想起1971届的爱丽丝·杨(Alice·Young),她曾环顾整个校园,并疑惑为什么没有更多来自公立学校的学生入学。后来,她成为了耶鲁大使并回到家乡夏威夷州进行宣传。她还是亚裔美国学生联盟的创始人之一,今年,是该联盟成立的50周年。

  我们还记得其他重要的纪念日,以及参与这些变化的,那些好奇的学生。

  1969年,由于学生的努力,被称为“The House”的美国黑人文化中心开业,这一中心现在正在创建非裔美国人研究系。

  同年,学生们建立了MEChA的耶鲁分会(Movimiento Estudiantil Chicano de Aztlán,是一个致力于促进高等教育、文化和历史交流的学生组织)。

  我相信,我们应该感谢所有勇敢的开拓者。纵观整个耶鲁的历史,他们是今天耶鲁之所以能成为耶鲁的主要原因。

  我再次回到刚才的提问:你将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呢?你的问题又会如何改变耶鲁与我们的世界呢?

  你们在耶鲁度过的这些时光,是与众多人、众多思想以及众多经验进行互动的最佳时光。在这里,你能与诸多领域中世界知名的专家进行交谈。

  你们将有机会通过严谨的研究去创造出知识,并且参加那些能挑战自我、激发灵感的艺术、文学或体育活动类项目。在耶鲁大学,你们将会度过一段,与同龄人完全不同的生活!

  勇敢走出舒适与安全区,并借此培养自己的好奇心。那样的你们该如何耀眼?我很难去想象。

  走出安全区,意味着你们能在耶鲁大学实验室或某一展览中进行研究;意味着你能接触到来自世界不同地区,不同政治领域的同学。当然,走出安全区,也意味着你们要去参加那些不太了解的主题讨论;意味着讨论中还会出现一些与你们意见相悖的人。

  当你做这些事情时,当你利用这些耶鲁带来的机会时,你会提出怎样的问题呢?

  世界上存在着太多的未知,因此,我们需要为自身的谦逊而庆贺——我们愿意承认目前存在许多我们尚未能发现的事物。毕竟,如果你知道所有的答案,你就不需要耶鲁。如果人类知道所有的答案,世界就不需要耶鲁。

  所以,今天我们的学生会提出什么样的问题呢?明天呢?后天呢?

  耶鲁的新生们,(我希望)在毕业典礼我与你握手之后的几天、几个月、或者几年之内,你能告诉我,那些你所提出来的、切实地改变了你生活的问题。

  2023届的耶鲁新生们,祝你们好运!


美国米勒学院Mile High Academy

美国米勒学院Mile High Academy

2019高考后留学

2019高考后留学

2019中考后留学

2019中考后留学

哈佛大学留学方案

哈佛大学留学方案

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留学

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留学

×